杯酒玄端

盾冬//历史同人//三国//APH//HP Slytherin
发现自己泪腺有问题 泪点好低哦

仔细看看才发现 我写的都是什么垃圾..
没有存稿..一定要按耐住删文的手

盾冬真好吃。爬墙令我快乐



图不是我的!!!!!

占tag致歉!

收到了大大@沈徽光  的奖品 本来只要了四张但是多送了很多张🌚开心
最喜欢杀破狼和默读的泼墨背景啦 残次品的背景好酷
逢考必过是私心要的 希望所有人都万事胜意

深渊回望(15)

突然发现太久没更新了 先更短短一发


“逃避不能解决根本问题,可至少能解决当前的睡眠问题。”
——(现代)曹植

曹植在床上滚来滚去,小心翼翼地控制动作幅度不吵醒曹丕。曹丕背对着他睡了,只听得到他平稳的呼吸声。

其实曹植压力并不比一般杀人犯的大,因为他总觉得,天塌下来还有哥哥顶着。他相信曹丕说帮他,他就一定能逃脱。

那又怎样?崔景的死状倒不怎么印象深刻,反而是崔景瞪眼看着他的样子一直浮现眼前。她的眼睛因为震惊而变大,眼睛失去聚焦,他看进她的眼睛里,漆黑如墨如深渊。他还是睡不着,这样下去就要顶着黑眼圈回A大了。

曹植爬过去趴在曹丕旁边,毫无愧疚地戳曹丕的脸,一下,两下,直到看到月光下曹丕面带愠色地睁眼,他才有点良心发现,毕竟曹丕为他的事情奔波了一天也很累了。

曹丕翻身正躺,侧头看曹植,曹植一脸无辜。他心想:忍了。“你是在报复我让你练表情太严了吗?”

“绝对没有,”曹植假笑着回答,“哥,我睡不着。”

曹丕长久地叹了一口气:“也是。”他坐起,居高临下地瞥了一眼曹植,伸手在床头柜摸索,拿到自己的包。“右佐匹克隆片,睡不着的话吃半片就好。考虑到你今晚的情况,还是睡久一点,一片吧。”曹丕笑了一声,“我跟你说这些干什么。明天不会叫你起床,你醒了打电话给我,我安排人送你去A大。”

“不用。”曹植接过药。

圆圆的白色小药片。他真期待它的帮助。

“我去帮你倒水,不过也可以直接……”曹丕话还没说完,曹植一口就吃下去了。

曹植夸张地皱了皱鼻子:“好苦。”

曹丕摸摸他的头,头发手感柔软熟悉,忍不住用了力气,把他的头发揉得一团糟。他猛然反应过来痛心疾首:你当在摸狗吗?再这样下去弟弟都要被摸秃了。他收回手说:“睡吧。好梦。”在说话前他已经想起吃安眠药一般不会有梦。

那为什么还是说出来了?

曹丕自己也不知道。

曹植闻言闭眼,一夜无梦。


关于深渊回望

因为学车和填志愿 【其实是懒吧
所以短时间内不更新啦
虽然我想加快速度来着

深渊回望(14)

曹植悻悻地跟在曹丕后面,不敢再说话,直到曹丕问:“我睡哪?”

“你和我一起睡。”曹植不假思索,他还怕着呢。

唯恐伤到曹植的玻璃心,曹丕已经处于一种“无限度迁就”状态,他没有再计较曹植刚刚的冒犯,而是顺着问,“你房间在哪?”

被迁就的曹植表示很受用。

问到房间位置后,曹丕扯松领带,又解开两颗扣子,“我到隔壁方便去洗澡。你洗快些,别想太多。”

这种东西不是不愿想就不会想的吧?曹植泡在浴缸里闭眼,如果紧闭的双眼能够为他抵挡住哪怕一点现实也好。

可是闭上眼啊,崔景恐惧的脸就在眼前。曹植睁眼,隔着水雾看自己跑得起皱的手指,生出一种把他们掰断的冲动。我并不想当个坏人的。

是吗?他自问。良心不允许他为自己开脱。但他已无法清晰记起当时的场景,只觉那是一个陌生的人。那真的是我。曹植摇头,他像是病了,病得不轻,而他诡异地享受这种感觉。

我现在不想这些,曹丕在外边等我呢。曹植很快地忘记了不愉快,他不禁想,曹丕现在在干什么?

曹植轻轻拉开浴室门,房间里只开了床头小灯,在枕头边投下米黄的灯光。穿着白色浴袍的曹丕略显单薄,斜靠在书架旁,正对窗。窗对着的院子中央种了一棵梧桐,叶不算多,甚至有一块明显空缺。此时窗外明月正好补上了这个空缺,让窗外之景饱满而温和。银色月光洒在曹丕脸上,白天棱角分明的侧脸曲显得柔和许多。

曹植生出一种陌生的熟悉感。他不是没见过曹丕欣赏月亮,但那也是小时候的事了,不说父亲反感他们兄弟二人这种做派,这几年奔走红尘,他以为曹丕这点雅兴早就被磨没了。

他莫名其妙地暗自庆幸,为曹丕还是曹丕。

夜凉如水,风吹过梧桐叶响,曹丕拉紧了浴袍。

曹植无意打扰,曹丕自己回过神,注意到曹植在看他,不由一笑:“在你这里看月亮真是享受。”

“那你要住在这吗?”曹植随口一问,曹丕没打算回答,他走到门边开灯,又拿出手机划几下,熟悉的旋律响起,伴随的是曹植急速飙升的心跳。

当他想起这是什么曲子的时候,他忍不住爆了句粗口。

这是崔景的手机铃声。

曹丕紧盯曹植,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却是第一次见识到“一秒变狰狞”。他的弟弟原本干净清秀的脸上染上了痛苦和狠戾,以及他不懂的东西。

我现在的表情又能好到哪去?曹丕自嘲。曹植现在手里紧握门把,如果我是那个门把,恐怕早就被他捏爆了头。

曹丕其实有想过,和一个刚杀了人的人睡一张床?曹植怕,曹丕也怕啊,只是不能说出来。

曹丕关了音乐,在曹植愤怒地要质问他之前发话了:“冷静一点,如果听到铃声都这么敏感的话,你要怎么面对别人甚至调查者的询问?”

曹植泄气,倒在床上用被子蒙住头。半晌,他探出头,“一定要这样吗?”

曹丕摸摸他的头,像小孩一样。“我陪你。”

“那你放吧。”

深渊回望(13)

车拐进熟悉的路口,曹植一阵心悸:“可不可以去你家?听说七日魂不散。”

“平时不烧香拜佛,赶上这时候信,迟了。”曹丕给他一个白眼,“你现在倒是想起来了?有什么问题赶紧问,这一路都在回答你,你还顾虑什么?明天就不许再提了。”

曹植小心翼翼:“你对司马懿什么感情?我是说,排除一切干扰因素。”

想要转移曹植的注意,结果感觉给自己挖了个坑。“听起来挺狗血?他很好,我喜欢他。”

“那为什么说你们不可能?以前是迫于压力分手的吗?”他潜意识认为曹丕承受得了回忆,不会生他的气,开始肆无忌惮地揭伤疤。

曹丕若无其事地回答:“司马懿想要的太多,我给不起。”

“他想要什么?”

“他想要我的全部。”

曹丕没细说,曹植也不打算问。占有欲还是野心都不重要。曹丕在对自己的掌控权上说一不二,这是曹家骨子里的硬气。

曹植疑惑道,“你们什么时候在一起的?一点风声都没有。”

“父亲在的时候。你知道还得了?”曹丕并不避讳,意有所指。

“也是。”曹植知道曹丕指什么,竞争最激烈的时候,虽然他自己不信,但还是让杨修告发吴质和曹丕夜晚谈事,关系暧昧。这件事只掀起一点小浪,很快被澄清,还间接导致杨修被父亲猜忌赶出曹魏。

说了这么多,其实车内令人不舒服的气氛并没有缓和。曹植闭嘴了,他现在什么都不想听。手机在口袋里振动,曹植看到的是崔景室友的名字。指尖划过屏幕:“是曹植吗?崔景在你那里?”

“她今天上午就离开了,没有回去吗?”

“是,一直没回来。打电话也没人接。”对方略显焦急。

曹植担忧道:“之前也没回我短信。我现在去找她,她会去哪儿?她身子不好,”他腼腆地笑了,“你知道的,她怀着我的孩子嘛……”

“好啦,既然不在你那里,也不麻烦你了。估计在哪里喝酒玩累了吧。”

“她又这样?这样对她和孩子不好,那就拜托你了,找到后务必打给我,我明天去看她。”

挂了电话,曹植长叹一口气:“还没结束。”

曹丕提醒他:“明天回A大,下午报警,这还有一场硬仗呢。回去练练表情。”

下了车,曹丕按钥匙上的键,车尾箱缓缓打开。曹植看了说:“自带衣服?这么熟练。我不是说了我家有新的吗?况且你还可以穿我的。”

“不是衣服,”曹丕翻出一把木剑扔给曹植。“避邪。”

……曹植有那么一瞬间无语。他摆弄这把木剑,虽是木做的,却极为精致,上面刻着奇形怪状的字符,一直放在车上竟然还散发着清香。他突然来了兴致,戏谑道:“还说我,原来你也怕啊。一把木剑顶什么用?魑魅魍魉妖狐倩女,哪一个不是大师来了才走?到时吸尽阳气,头条该是' 曹氏兄弟相拥床上精尽人亡 ',司马懿会不会恨我……”

曹丕听他说得越来越离谱,从曹二公子到曹总,他长这么大,这敢这样调戏他?偏偏他又不太会反调戏回去。恼羞成怒扔下一句“这玩意儿开过光的,爱信不信,崔景找的第一个就是你”后转身就走。

曹植赶紧跟上。




越写越长了orz 我怎么废话这么多 这么多章 才是一天的内容 又根本不是走尤利西斯的路线【
这个脑洞的初衷明明不是这样的啊.. 反正 大纲确定了 短时间不会完结
如果这篇文渐渐拐向了玄幻风 我一定会拐回来的 不会侮辱现代AU的尊严

深渊回望(12)

【达成“曹家兄弟的惊吓”成就】

“叩叩”有人用指节敲了敲敞开的门的门板。众人回头,场面一度十分寒冷。曹丕走进来开玩笑道:“刚才聊得那么火热,我一来就冷场。”

圆框眼镜是老员工,和曹丕比较熟,她笑着回答:“曹总气场太强,大家都拜倒在西装裤下了。”

曹植问:“你是来找我的?”

“嗯,处理完了,回家吧。”曹丕又转向员工说,“大家也早点回去吧。女生太晚回去不安全,明天再做会上那个案子。”

黑长直回答:“我们早就做完那个案子了。总监刚刚送来点心,我们才打算边吃边聊high一会儿。等下就走,谢谢曹总关心。”

曹丕微微点头,转身离开,曹植冲姑娘们摆摆手也跟上去。

众人呼出一口气,曹总应该没听到。

曹植暗想,果然是不会有人主动加班到这么晚啊。

“到处找不到你,原来在这里聊我的八卦?”电梯门关上后,曹丕“亲切”地拍了拍弟弟的肩膀,曹植夸张作痛苦状,惹得曹丕笑了。

笑了就好,别生气就行。“你都听到了?”曹植过了一会儿问。

“想不听到都难。”

“什么感想?”

“又不是第一次听到了。”电梯门“叮”一声打开,曹丕仍然走在前面。地下车库此时还稀稀拉拉的停着几辆车。“因为东吴集团那边基佬遍地的原因,特别是孙策那对,有很多人猜测这样曹魏。公司里主要是女性员工的话题。”他冲曹植笑,“你也这样觉得?”

这要他怎么回答?“是的哥我确实觉得你和那男的有一腿没关系我理解的”?说这样说,他并没有曹丕和司马懿亲密互动的记忆。这是曹丕笼络人心的手段?怎么会用自己作饵啊。曹植耸肩,解释道:“哥,我知道这只是你们革命友谊深厚。”

曹丕不语。车驶出公司后,他才踌躇着开口:“其实也不是。你们猜得八九不离十。”

?????曹植下巴都掉了。

他觉得自己有点心衰,满脑子被“我哥和我出柜”和“司马懿那个碧池真的玷污了我哥”刷屏。

见曹植傻了,曹丕有些后悔,或许他不应该突然刺激他?“我们交往过,已经分手很久了。你恐同?”语气又透着些许遗憾与玩笑,“我和他也不可能了。”

曹植艰难地消化着这一大段信息。他几乎感觉到胃内翻涌,他想捂着肚子吐出来,思绪呼啸而过,好多问题想问,不知从何问起。像终于找到丢失已久的宝物,却发现上面已经刻了别人的名字。曹丕不属于司马懿,他想,究竟也不属于自己。

“我、不恐同。”曹植放空。他挣扎着问,“你们关系怎么还这么好?”

“司马懿不是一般人。况且我们本来就是朋友,只是回到从前而已。”

“为什么告诉我?”

“我知道你不信任他,也疑惑我信任他的原因。以后在曹魏工作,低头不见抬头见的,知道这码子事或许能让你放松一点。”曹丕随意道。

这不是个理由。你在搞什么啊?曹植不依不饶,甚至咄咄逼人,他也不知哪来的勇气对司马懿和曹丕指手画脚:“你就这样信任他?你分得清私人和工作吗?曹魏就这样给他打理?”

“你放心,这也是我和你谈这些的原因。他能力很强,有时候相信他能省很多事。并不是不听父亲教诲,希望你能理解。他是上什么山唱什么歌的人,我必须提拔曹家人制衡他……”

深渊回望(11)

嗯..老年人复健
一言难尽的一章
内含(假的)懿丕懿  以及CP逆不逆这种事。



这里和记忆中大不同了,曹植闲逛,有种烂柯人的茫然。突然听到某个办公室里传来一阵笑声,他有些好奇,往那边走了几步。虽说能这么调动女性员工兴趣的不外乎是公司旅游或八卦,可听到他哥和司马懿的八卦?他……感觉怪怪的。

正听着,一个带着圆框眼镜的员工发现了曹植,下意识道“有人”。曹植来不及躲闪,五六双眼睛齐刷刷看来。他只得走进来,换上人畜无害的笑容:“不好意思,因为迷了路,想来问问,见你们讨论得这么开心,不忍心打扰。”

“帅哥,你是新来的?没见过你。”一个头发波浪卷儿的姑娘问。

“不,我是你们曹总的弟弟。”曹植如实回答。

“哦——”“不愧是曹总弟弟,也是一表人才啊——”

曹植眨眨眼,手交叉搭在办公隔板上等她们说完。

接着就是一阵沉默。她们互相对视,黑长直的姑娘先说话了,脸上带着赴死的表情:“好吧,你一定听到了。可不可以不要告诉曹总?我们一定会认真工作,看在我们加班份上,只是聊聊天,也不是有意的……”一个小个子女生用力点头,曹植在她脸上仿佛看到了星星眼。

他作无奈状:“他知道了也不会拿你们怎么样。照你们这种热闹程度,他应该早就习惯了。”

波浪卷儿打断他:“给我们留一点自欺欺人的余地。”

曹植觉得逗得差不多了,“放心吧,我不会告诉他的。为什么要让大家难堪?”他又故作轻松地说,“而且我也觉得他们有一腿。”

“自己人啊!连弟弟都这样说了,不就是官方认证吗?”波波头的姑娘兴奋道。

“可是你不觉得曹总对夏侯先生更……?”星星眼忧郁地问曹植。

“今晚是懿丕时间!”

曹植当然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不是我哥攻?”

圆框眼镜左右看看,低声道:“曹总倒不受,可是架不住总监太攻啊。高冷和腹黑的标签贴的很稳。老曹总不也说过——这人必干扰曹家家事,嗯。”说到最后一句时,她和黑长直富有深意地相视一笑。

“宠溺攻可以有。曹总撒娇的时候像猫一样,总监哪里崩得住。”

“总监人妻受不行吗,曹总哪儿撒娇了。”波波头摇头。“像猫一样撒娇,怎么想都好违和啊。”曹植附和。

“难道你不觉得,茶水间里曹总一脸倦意,眯眼歪头说 '司马,好困,不想看了' 的时候像猫一样吗!”

“诶诶你都看到了什么!然后呢?”

“后来总监当然是超级温柔地微笑说 '困了就回办公室睡一下,文件发给我,我来处理。' ”

“哇——”

“这样我都不敢直视他们了。”曹植面无表情捧场。

“是吧?每天一脸狗粮。”





想安排司马懿HR的,担心他会搞事情,还是顺手安排个总监。

深渊回望(10)

Emmm..失踪人口假装回归

警告 内含一丢丢懿丕懿


这是曹植这么久以来第一次回到曹魏总公司,他看着面前在周围诸多大楼中设计风格独(土)特(豪)充满存在感的几栋楼,心情复杂。失败以来,他一直借口留在大学深造不踏足曹魏势力范围,既是避嫌,也是真的累了,承认自己不如曹丕心理强大并不是很难。

曹丕直接把车停在楼外空地,不一会儿就有人来把车开走。曹丕自己提着几袋点心进了大厅,曹植紧跟在后面。

曹植左右看看,看到一个熟悉又令他畏惧的面孔——司马懿,他正靠在前台低头看手机。曹丕走向他打招呼:“司马。”司马懿抬头,同时手指飞快地在手机上打字,然后关闭屏幕顺手放进大衣口袋。

低头看了手表后,曹丕简短介绍道:“这是我弟,曹植。”他回头对曹植说:“这是司马懿,你们见过的。”二人互相点头。曹丕又转向司马懿:“辛苦了,还下来等我。犒劳一下加班的员工,虾仁的在最下面。”说着把袋子递给司马懿。

“没等多久。”司马懿接过,说声谢谢就离开了。曹植惊奇地发现那张万年不变的冰山脸上出现了笑意。

谢?谢什么?又不是给他的。这两人说话有种奇怪的氛围,无人能插足似的。这就是气场吗?这样想着,曹植跟随曹丕上了电梯。



曹丕的办公室接近顶楼,宽大开阔,有两面都是玻璃——附近没有这么高的建筑,一切尽览无遗。曹植站在玻璃旁观景,曹丕任由他去,自己处理早上来不及看的文件。

真有一种睥睨天下唯我独尊的感觉。不知道曹丕天天在这办公会不会这么想。曹植捂脸,虽然是小文青,也没人阻止他偶尔内心万马奔腾......

正这样想着,司马懿敲门进来,背手关上门。曹丕递给他两张纸:“这是今天去的人的名单,你看一下。”曹植也不中二了,规规矩矩地坐到离他们不远的沙发上。司马懿坐在曹丕对面。曹植忍不住问:“我出去等你吧?”

曹丕转了会儿笔,说:“不用,留在这里就好。你也听听。”

司马懿面无表情地扫了一眼曹植,让他心惊胆战。曹丕看出曹植害怕司马懿,于是从座位上起来,走到司马懿身旁,坐在桌子边沿,挡住司马懿的视线。他问:“如何?”

司马懿就具体分配提了意见,最后说:“没有大碍。夏侯尚那边派人也很小心。你又让孟达去了?”

“他做这些也算有经验了。”

“我提醒过你他不可靠。何况是这种事——”司马懿皱眉。

“别抱那么大偏见。他来曹魏只是弃暗投明。”

司马懿笑了一声,和曹丕对视上,“你真的信他的说辞?”

曹丕也笑了一下:“是。”又安抚道,“司马,没事的。”他的声音隐隐有一种不容置疑的压迫感。

司马懿沉默。温度直降冰点。

“咣当——”

二人放冷气被打断,转头,曹植无辜地看着他们。

司马懿无语,摔下一句“随便你”后离开了。


曹丕轻笑道:“过来坐,我让人来打扫,别伤到了。”

曹植看他笑倒不好意思,因为他是故意摔的,他想打断两人的僵持局面。他怕司马懿,但是更不想看到曹丕服软。

他走过去,曹丕拍拍他的背:“以后不要这样帮我,多损形象啊。挺懂事的,谢了。”为了自己的事宁愿惹害怕的司马懿,曹丕说不出什么感觉。

他知道了。曹植想,自觉幼稚,直说道:“你们关系那么好,我不想你为他放弃原则。”

曹丕讶异,片刻道:“这你放心。我分得清私人和工作。”他又笑道,“其实司马才是为我放弃了无数原则,毕竟他知道我有时候很固执,不会在这种事上放弃boss的权威。”

曹丕回座位准备工作,曹植突然想起来问:“虾仁那份是给司马懿的?”

曹丕莫名其妙:“是。怎么问这个?”

“没什么,我出去走走。不打扰你了。”曹植得到确认,不知怎的心声烦躁,没法在这儿呆下去。






-这就是气场吗?
-不,是粉红泡泡。

占Tag致歉👀

听这首歌的时候只是觉得合唱部分竟然有这么多歌词..
看文的时候想到这首歌歌词(特别是高潮部分)很适合很多大大写的哈德 一旦有这个想法完全不能正经听完了..超级开脑洞
感受一下?

Star Sky-Two Steps From Hell

       Here we are
  我们在此地
       Riding the sky
  翱翔于天际
  Painting the night with sun
  绘夜空以晨旭
  You and I, Mirrors of light
  你和我 交相辉映
  Twin flames of fire
  如两团火焰
  Lit in another time and place
  闪亮在彼时彼地
       I knew your name
  我曾知你生名
  I knew your face
  也曾忆你音容
  Your love and grace
  与你爱和魅力
  Past and present now embrace
  过往与现在汇聚
  Worlds collide in inner space
  世界激荡于内心
  Unstoppable, the song we play
  我们奏响的歌 永不停息

  (chorus)
       Burn the page for me
  忘记我的过去
  I cannot erase the time of sleep
  沉睡时光我无法抹去
  I cannot be loved so set me free
  我不能被爱 所以放我自由
  I cannot deliver your love
  我不能接受你的爱
  Or caress your soul so
  也无法抚慰你的灵魂
  turn that page for me
  就让过往逝去
  I cannot embrace the touch that you give
  我不能接受你的拥抱
  I cannot find solace in your words
  也找不到安慰的话语
  I cannot deliver you your love
  我不能回应你的爱意
  or caress your soul
  也不能抚慰你的灵魂
  Age to age
  年复一年
  I feel the call
  我感到那呼唤
  Memory of future dreams
  未来梦想的记忆
  You and I, riding the sky
  你和我 相依比翼
  Keeping the fire bright
  让火焰永不熄
  From another time and place
  在彼时彼地
  I know your name
  我知你生名
  I know your face
  将你容颜记
  Your touch and grace
  和你的怀抱和魅力
  All of time can not erase
  时间也无法抹去
  What our hearts remember stays
  我们记得要留在哪里
  Forever on a song we play
  永远留在 我们的那首歌里

  (chorus)
  Burn the page for me
  忘记我的过去
  I cannot erase the time of sleep
  沉睡时光我无法抹去
  I cannot be loved so set me free
  我不能被爱 所以放我自由
  I cannot deliver your love
  我不能接受你的爱
  Or caress your soul so
  也无法抚慰你的灵魂
  turn that page for me
  就让过往逝去
  I cannot embrace the touch that you give
  我不能接受你的拥抱
  I cannot find solace in your words
  也找不到安慰的话语
  I cannot deliver you your love
  我不能回应你的爱意
  or caress your soul
  也不能抚慰你的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