杯酒玄端

盾冬//历史同人//三国//APH//HP Slytherin
发现自己泪腺有问题 泪点好低哦

仔细看看才发现 我写的都是什么垃圾..
没有存稿..一定要按耐住删文的手

深渊回望(1)

曹植颤抖地撑着光滑的瓷砖地板爬起来,意识到另一只手里还握着沾满血的刀,触电般扔开,偌大的卫生间里响起清脆的“咣当”声,反而吓了曹植一跳。

血味弥漫。曹植眼睁睁看着崔景身下血泊漫出她所在的隔间,大脑嗡嗡作响,像是能听到血流动的声音,一点一点蚕食曹植的神经。他害怕了。退后一步撑住洗手台,猛然抬手,已经迟了,猩红的血迹覆在大理石光滑的边缘,刺得他双眼发红。呆立了一会儿,他索性洗掉手上的血污,恍惚发现到处都是溅出的血,一刀进去,鲜血带着沫子喷出。镜子里的他在自己眼中被扭曲得似人似鬼,还有点崔景的影子。曹植只瞥了一眼,俯下身用冷水扑面,又干脆把头埋到出水口下,几近窒息才把头抬起。

水从指缝漏下。曹植格外清醒,没有之前那么害怕地回了头,血腥的场面仍然震慑住他,像漆黑遍染的深渊。他不敢相信是自己,对崔景的恨意转为铺天盖地的不安和隐约的愧疚。愧疚吗?他觉得自己没有别的办法。现在崔景就仰躺在血泊中,长发污迹一团泡在血里,目眦尽裂,他实在没能产生任何爱怜。

崔景可能还没死,现在救她说不定有希望。曹植对自己说。没有动。他承认自己真的想她死。但是——

两条命呢。其中还有一条是他自己的骨肉。他没力气地劝说自己。数一数,崔景肚子上的刀口比身上的多两个。他低低地、嘲讽地笑了。当崔景把检查单排在桌上,隐隐有些得意的时候,曹植就知道他不想要这个孩子,也不能要。他不想和崔景结婚,不想为她失去自由,更不想有与她的“结晶”,可是崔景逼得太紧……他也没办法呀。崔景竟然拿曹丕威胁他,还有她觊觎已久的曹魏集团,这同时踩中了曹植的两个雷区。

他第一次没有温和的劝说,而是发火让她滚。他承认自己是渣男,天打雷劈,但愿意最大限度补偿崔景,可是崔景不干,不仅表示不会打掉孩子,还嘲笑曹植为他人作嫁衣,“没什么出息,这么维护曹丕的东西,都不知道人家把你当眼中钉呢。”

感情好不好关你一个外人什么事,曹植想,却找不出话反驳她。崔景越说越得意,全然失去往日形象,或许是觉得怀了曹家的孩子,说什么也站得稳脚跟。她凑近曹植,说能帮他夺回属于他的东西。

中二病吧。

曹植没有告诉崔景,这种事对曹家而言只会是丑闻而非喜事。

……

蠢女人。曹植跌跌撞撞地离开卫生间,思考接下来怎么办。他有点后悔了,明明可以交给曹丕让他处理,都不用脏他的手也不白死条命,现在陷入一场更大的麻烦,血腥味还在刺激他的神经,曹植远没有自己认为的那么平静。

怎么办?曹植不是什么好公民,犯事第一时间想到的是怎么逃避罪责。就算曹丕请再好的律师,舆论压力下他不太可能全身而退,有很大几率会失去自由,这本是他最看重的。曹丕会怎么看这个给他丢脸的弟弟?如果几十年如一日蹲在一个小房间里忍受狱警的打骂发馊的饭菜恶心的犯人......他会疯的。“现在也离疯不远了。”曹植暗骂。

他决定让曹丕解决。就凭他杀女友这事,足以让曹魏陷入很大的公关危机,曹丕会帮他的。

果然还是没有信心。

评论(5)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