杯酒玄端

盾冬//历史同人//三国//APH//HP Slytherin
发现自己泪腺有问题 泪点好低哦

仔细看看才发现 我写的都是什么垃圾..
没有存稿..一定要按耐住删文的手

深渊回望(2)

“曹植?”曹丕的声音冷静而稳重,一听就是刚开完会还没压下来的腔调。这倒给处于崩溃边缘的曹植极大安全感,他几乎哭了。

曹植张口,发现自己哽噎得发不出声音,轻咳一声,“哥——”

好沙哑好难听啊。曹植不合时宜地想。曹丕听出不对劲,还以为他哭了,声音放缓了问:“怎么了?”

曹植担心电话里说不安全,只简短说了句:“我有事和你商量,来我家。”

“现在?”

“嗯。”

曹丕有些担心,从公司一路疾驰到曹植的别墅。路上想了很多,曹植要说什么?他炸了厨房?想出国发展?被黑帮威胁?绿了?出柜?决定不写诗了?有重病?要与自己为敌?……曹丕摇头,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曹植打完电话本想乖乖坐在客厅等曹丕,注意到自己衣服上的大块血迹,又回房间换了一件干净的白衬衫。不要吓到他——尽管,楼上洗手间还有更吓人的。

他又坐回客厅,呆呆地看墙上的钟。现在是上午九点。距他杀人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他还有多少时间可以逃?一秒、两秒……怎么才过去了二十秒?曹植坐立不安,思绪飘忽不定:曹丕会帮他吗?答案是肯定的。可是会帮到什么程度?添了这么大麻烦,他会让自己逃亡吗?后半生都由哥哥来供养,就算是亲弟弟也会厌烦的吧?或者,让自己去自首?

曹植慌了,他没考虑过这个可能。他确实不太了解曹丕了,虽是一起长大的兄弟,有了疏离,这并非二人故意为之。回想起崔景“眼中钉”的论调。曹植为什么那么愤怒?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她说中了自己的软处,他不敢多想的猜测。他怎么知道曹丕的胸襟?兄弟阋墙自古有之,更何况曹丕待他本无可厚非。

他这几年一直躲在大学里,表现给外界的是笃定很崇拜哥哥,让媒体无缝可钻,也让自己处境安全。仔细想想是站不住脚的,若他真心崇拜曹丕,认为他无法企及,又怎么可能在继任之争中争得那么惨烈?这到底骗不过兄弟二人,自竞争开始至今,他们的关系一直处于不尴不尬的境地。

所以,曹丕为什么要帮他?曹植绝望地想,他还是直接逃走吧。

评论(7)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