杯酒玄端

盾冬//历史同人//三国//APH//HP Slytherin
发现自己泪腺有问题 泪点好低哦

仔细看看才发现 我写的都是什么垃圾..
没有存稿..一定要按耐住删文的手

深渊回望(4)

曹丕愣住了。

时间静止得可怕。曹植品味着他抛出的麻烦给曹丕带来的错愕,竟然有些兴奋。哥哥,我早就不是你回忆里的乖宝宝了,你要怎么面对长期建立的形象崩塌的时刻?我将我的黑暗展示给你,你会怎么对待它呢?

曹丕内心五味杂陈,深知自己不能做出任何不合时宜的表情。眼见曹植眼中的光渐渐暗淡,想来此刻内心痛苦,但他又不是心理医生,他能怎么办?曹植杀了人,又怎么样?现在应该表态吧——表什么态?不会讨厌曹植吗?

曹植叫自己来,不是要一个无措地发问的哥哥。他不该想别的,曹丕决定冷静下来,以一个哥哥的身份……

“这倒是个大麻烦。”曹丕叹气,“你想要怎样的结果呢?”

“那得看你能帮到什么程度了。”曹植垂下眼。

“尽我所能。”曹丕不会说天凉王破的话,总不可能让崔景复活吧。他说尽他所能,就一定尽全力。曹植听懂了,莫名有些小雀跃。

“我不想承担这件事一切后果。”曹植抬眼,直勾勾地看曹丕。

曹丕终于受不了曹植的眼神,拍拍曹植的肩说:“好。”他走到沙发前坐下,曹植挨着他也坐下。

曹丕打开公文包,从暗格拿出手套:“你先戴上,家里别的地方沾血不好处理。”曹植接过手套,瞥见包里枪的轮廓,问:“你上班还带枪,这么危险?”

“你电话里说得不清不楚,还以为你被挟持了。”曹丕没怎么解释,曹植眼前一亮,有些感动又好笑:“所以你提着一支枪就来救我了?哥我以前不觉得你这么英雄主义啊。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

“深藏功与名。你哥练过 ,谁都和你一样弱鸡?别贫嘴,之前给你那个防窃听的手机呢?”

像是……老友一样。曹植感觉很久没有这样和曹丕说过话,一放松下来人设崩得地动山摇。他站起身,走到电视机柜旁拉开抽屉翻翻找找。曹丕问:“你没用过?”

“我又不是什么大人物,用它干嘛。”曹植终于从一堆游戏光盘里找到了手机,扔给曹丕。

曹丕抬手接过,“也是。我今天急着过来没带。先去看看崔……那什么?”

曹植有意不去想这件事,被曹丕一提醒顿觉可怖。他装作不在意地说:“崔景。看她干嘛。”

曹丕看出曹植的不安,安慰他说:“你要跨过这层心理障碍,不然怎么骗得过警/察?完事后还要去参加崔景的葬礼。振作一点,我陪着你呢。”

曹植在心里说,我更怕脏了你的眼。崔景被捅了这么多刀,他不信曹丕一点想法没有。曹丕会害怕吗?会忌惮他吗?






曹植:我把我的阴暗面展示给你看……你为什么不看?

曹丕:别中二了熊孩子。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