杯酒玄端

盾冬//历史同人//三国//APH//HP Slytherin
发现自己泪腺有问题 泪点好低哦

仔细看看才发现 我写的都是什么垃圾..
没有存稿..一定要按耐住删文的手

深渊回望(10)

Emmm..失踪人口假装回归

警告 内含一丢丢懿丕懿


这是曹植这么久以来第一次回到曹魏总公司,他看着面前在周围诸多大楼中设计风格独(土)特(豪)充满存在感的几栋楼,心情复杂。失败以来,他一直借口留在大学深造不踏足曹魏势力范围,既是避嫌,也是真的累了,承认自己不如曹丕心理强大并不是很难。

曹丕直接把车停在楼外空地,不一会儿就有人来把车开走。曹丕自己提着几袋点心进了大厅,曹植紧跟在后面。

曹植左右看看,看到一个熟悉又令他畏惧的面孔——司马懿,他正靠在前台低头看手机。曹丕走向他打招呼:“司马。”司马懿抬头,同时手指飞快地在手机上打字,然后关闭屏幕顺手放进大衣口袋。

低头看了手表后,曹丕简短介绍道:“这是我弟,曹植。”他回头对曹植说:“这是司马懿,你们见过的。”二人互相点头。曹丕又转向司马懿:“辛苦了,还下来等我。犒劳一下加班的员工,虾仁的在最下面。”说着把袋子递给司马懿。

“没等多久。”司马懿接过,说声谢谢就离开了。曹植惊奇地发现那张万年不变的冰山脸上出现了笑意。

谢?谢什么?又不是给他的。这两人说话有种奇怪的氛围,无人能插足似的。这就是气场吗?这样想着,曹植跟随曹丕上了电梯。



曹丕的办公室接近顶楼,宽大开阔,有两面都是玻璃——附近没有这么高的建筑,一切尽览无遗。曹植站在玻璃旁观景,曹丕任由他去,自己处理早上来不及看的文件。

真有一种睥睨天下唯我独尊的感觉。不知道曹丕天天在这办公会不会这么想。曹植捂脸,虽然是小文青,也没人阻止他偶尔内心万马奔腾......

正这样想着,司马懿敲门进来,背手关上门。曹丕递给他两张纸:“这是今天去的人的名单,你看一下。”曹植也不中二了,规规矩矩地坐到离他们不远的沙发上。司马懿坐在曹丕对面。曹植忍不住问:“我出去等你吧?”

曹丕转了会儿笔,说:“不用,留在这里就好。你也听听。”

司马懿面无表情地扫了一眼曹植,让他心惊胆战。曹丕看出曹植害怕司马懿,于是从座位上起来,走到司马懿身旁,坐在桌子边沿,挡住司马懿的视线。他问:“如何?”

司马懿就具体分配提了意见,最后说:“没有大碍。夏侯尚那边派人也很小心。你又让孟达去了?”

“他做这些也算有经验了。”

“我提醒过你他不可靠。何况是这种事——”司马懿皱眉。

“别抱那么大偏见。他来曹魏只是弃暗投明。”

司马懿笑了一声,和曹丕对视上,“你真的信他的说辞?”

曹丕也笑了一下:“是。”又安抚道,“司马,没事的。”他的声音隐隐有一种不容置疑的压迫感。

司马懿沉默。温度直降冰点。

“咣当——”

二人放冷气被打断,转头,曹植无辜地看着他们。

司马懿无语,摔下一句“随便你”后离开了。


曹丕轻笑道:“过来坐,我让人来打扫,别伤到了。”

曹植看他笑倒不好意思,因为他是故意摔的,他想打断两人的僵持局面。他怕司马懿,但是更不想看到曹丕服软。

他走过去,曹丕拍拍他的背:“以后不要这样帮我,多损形象啊。挺懂事的,谢了。”为了自己的事宁愿惹害怕的司马懿,曹丕说不出什么感觉。

他知道了。曹植想,自觉幼稚,直说道:“你们关系那么好,我不想你为他放弃原则。”

曹丕讶异,片刻道:“这你放心。我分得清私人和工作。”他又笑道,“其实司马才是为我放弃了无数原则,毕竟他知道我有时候很固执,不会在这种事上放弃boss的权威。”

曹丕回座位准备工作,曹植突然想起来问:“虾仁那份是给司马懿的?”

曹丕莫名其妙:“是。怎么问这个?”

“没什么,我出去走走。不打扰你了。”曹植得到确认,不知怎的心声烦躁,没法在这儿呆下去。






-这就是气场吗?
-不,是粉红泡泡。

评论(5)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