杯酒玄端

盾冬//历史同人//三国//APH//HP Slytherin
发现自己泪腺有问题 泪点好低哦

仔细看看才发现 我写的都是什么垃圾..
没有存稿..一定要按耐住删文的手

深渊回望(13)

车拐进熟悉的路口,曹植一阵心悸:“可不可以去你家?听说七日魂不散。”

“平时不烧香拜佛,赶上这时候信,迟了。”曹丕给他一个白眼,“你现在倒是想起来了?有什么问题赶紧问,这一路都在回答你,你还顾虑什么?明天就不许再提了。”

曹植小心翼翼:“你对司马懿什么感情?我是说,排除一切干扰因素。”

想要转移曹植的注意,结果感觉给自己挖了个坑。“听起来挺狗血?他很好,我喜欢他。”

“那为什么说你们不可能?以前是迫于压力分手的吗?”他潜意识认为曹丕承受得了回忆,不会生他的气,开始肆无忌惮地揭伤疤。

曹丕若无其事地回答:“司马懿想要的太多,我给不起。”

“他想要什么?”

“他想要我的全部。”

曹丕没细说,曹植也不打算问。占有欲还是野心都不重要。曹丕在对自己的掌控权上说一不二,这是曹家骨子里的硬气。

曹植疑惑道,“你们什么时候在一起的?一点风声都没有。”

“父亲在的时候。你知道还得了?”曹丕并不避讳,意有所指。

“也是。”曹植知道曹丕指什么,竞争最激烈的时候,虽然他自己不信,但还是让杨修告发吴质和曹丕夜晚谈事,关系暧昧。这件事只掀起一点小浪,很快被澄清,还间接导致杨修被父亲猜忌赶出曹魏。

说了这么多,其实车内令人不舒服的气氛并没有缓和。曹植闭嘴了,他现在什么都不想听。手机在口袋里振动,曹植看到的是崔景室友的名字。指尖划过屏幕:“是曹植吗?崔景在你那里?”

“她今天上午就离开了,没有回去吗?”

“是,一直没回来。打电话也没人接。”对方略显焦急。

曹植担忧道:“之前也没回我短信。我现在去找她,她会去哪儿?她身子不好,”他腼腆地笑了,“你知道的,她怀着我的孩子嘛……”

“好啦,既然不在你那里,也不麻烦你了。估计在哪里喝酒玩累了吧。”

“她又这样?这样对她和孩子不好,那就拜托你了,找到后务必打给我,我明天去看她。”

挂了电话,曹植长叹一口气:“还没结束。”

曹丕提醒他:“明天回A大,下午报警,这还有一场硬仗呢。回去练练表情。”

下了车,曹丕按钥匙上的键,车尾箱缓缓打开。曹植看了说:“自带衣服?这么熟练。我不是说了我家有新的吗?况且你还可以穿我的。”

“不是衣服,”曹丕翻出一把木剑扔给曹植。“避邪。”

……曹植有那么一瞬间无语。他摆弄这把木剑,虽是木做的,却极为精致,上面刻着奇形怪状的字符,一直放在车上竟然还散发着清香。他突然来了兴致,戏谑道:“还说我,原来你也怕啊。一把木剑顶什么用?魑魅魍魉妖狐倩女,哪一个不是大师来了才走?到时吸尽阳气,头条该是' 曹氏兄弟相拥床上精尽人亡 ',司马懿会不会恨我……”

曹丕听他说得越来越离谱,从曹二公子到曹总,他长这么大,这敢这样调戏他?偏偏他又不太会反调戏回去。恼羞成怒扔下一句“这玩意儿开过光的,爱信不信,崔景找的第一个就是你”后转身就走。

曹植赶紧跟上。




越写越长了orz 我怎么废话这么多 这么多章 才是一天的内容 又根本不是走尤利西斯的路线【
这个脑洞的初衷明明不是这样的啊.. 反正 大纲确定了 短时间不会完结
如果这篇文渐渐拐向了玄幻风 我一定会拐回来的 不会侮辱现代AU的尊严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