杯酒玄端

盾冬//历史同人//三国//APH//HP Slytherin
发现自己泪腺有问题 泪点好低哦

仔细看看才发现 我写的都是什么垃圾..
没有存稿..一定要按耐住删文的手

深渊回望(14)

曹植悻悻地跟在曹丕后面,不敢再说话,直到曹丕问:“我睡哪?”

“你和我一起睡。”曹植不假思索,他还怕着呢。

唯恐伤到曹植的玻璃心,曹丕已经处于一种“无限度迁就”状态,他没有再计较曹植刚刚的冒犯,而是顺着问,“你房间在哪?”

被迁就的曹植表示很受用。

问到房间位置后,曹丕扯松领带,又解开两颗扣子,“我到隔壁方便去洗澡。你洗快些,别想太多。”

这种东西不是不愿想就不会想的吧?曹植泡在浴缸里闭眼,如果紧闭的双眼能够为他抵挡住哪怕一点现实也好。

可是闭上眼啊,崔景恐惧的脸就在眼前。曹植睁眼,隔着水雾看自己跑得起皱的手指,生出一种把他们掰断的冲动。我并不想当个坏人的。

是吗?他自问。良心不允许他为自己开脱。但他已无法清晰记起当时的场景,只觉那是一个陌生的人。那真的是我。曹植摇头,他像是病了,病得不轻,而他诡异地享受这种感觉。

我现在不想这些,曹丕在外边等我呢。曹植很快地忘记了不愉快,他不禁想,曹丕现在在干什么?

曹植轻轻拉开浴室门,房间里只开了床头小灯,在枕头边投下米黄的灯光。穿着白色浴袍的曹丕略显单薄,斜靠在书架旁,正对窗。窗对着的院子中央种了一棵梧桐,叶不算多,甚至有一块明显空缺。此时窗外明月正好补上了这个空缺,让窗外之景饱满而温和。银色月光洒在曹丕脸上,白天棱角分明的侧脸曲显得柔和许多。

曹植生出一种陌生的熟悉感。他不是没见过曹丕欣赏月亮,但那也是小时候的事了,不说父亲反感他们兄弟二人这种做派,这几年奔走红尘,他以为曹丕这点雅兴早就被磨没了。

他莫名其妙地暗自庆幸,为曹丕还是曹丕。

夜凉如水,风吹过梧桐叶响,曹丕拉紧了浴袍。

曹植无意打扰,曹丕自己回过神,注意到曹植在看他,不由一笑:“在你这里看月亮真是享受。”

“那你要住在这吗?”曹植随口一问,曹丕没打算回答,他走到门边开灯,又拿出手机划几下,熟悉的旋律响起,伴随的是曹植急速飙升的心跳。

当他想起这是什么曲子的时候,他忍不住爆了句粗口。

这是崔景的手机铃声。

曹丕紧盯曹植,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却是第一次见识到“一秒变狰狞”。他的弟弟原本干净清秀的脸上染上了痛苦和狠戾,以及他不懂的东西。

我现在的表情又能好到哪去?曹丕自嘲。曹植现在手里紧握门把,如果我是那个门把,恐怕早就被他捏爆了头。

曹丕其实有想过,和一个刚杀了人的人睡一张床?曹植怕,曹丕也怕啊,只是不能说出来。

曹丕关了音乐,在曹植愤怒地要质问他之前发话了:“冷静一点,如果听到铃声都这么敏感的话,你要怎么面对别人甚至调查者的询问?”

曹植泄气,倒在床上用被子蒙住头。半晌,他探出头,“一定要这样吗?”

曹丕摸摸他的头,像小孩一样。“我陪你。”

“那你放吧。”

评论(4)

热度(10)